首页 房产 > 正文

河北制定碳达峰行动方案 新兴产业迎来契机

自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以来,绿色低碳已成为中国能源发展的大趋势。对于河北省来说,由于历史原因,化石能源生产较为集中,自身产业结构偏向于钢铁等重化工业,属于碳排放输入型省份。

在此背景下,河北省实现碳达峰的任务更重、难度更大。今年河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仍然把坚持绿色发展列入2021年及“十四五”期间需重点抓好的工作,同时制定河北省碳达峰行动方案,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4.2%。

与此同时,河北上市公司以及相关企业纷纷开始行动,抓住碳达峰、碳中和风口,加入绿色发展的队伍中。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之下,节能环保改造、新能源、节能材料、绿色金融服务等行业将迎来巨大发展机遇。”

环保企业先声夺人

近日,记者在上市公司关于“碳达峰”“碳中和”方面布局的调研中发现,河北环保板块上市公司利用自身优势,已在绿色低碳发展道路上捷足先登。

作为集环境监测、环境管理、环境治理为一体的综合服务商,先河环保已在河北省内率先布局碳市场的建设。先河环保表示,公司已成立开展碳资产管理的有限合伙企业,将会关注碳市场的建设并积极开展碳排放权交易的配套服务等碳资产管理相关业务。此外,公司储备了二氧化碳自动监测仪、甲烷自动监测仪、温室气体传感网络监测仪等温室气体监测仪,可满足污染源排放CEMS、企业无组织排放监测、城市及农村监测、碳超级站及碳背景站监测等不同场景的应用;而且大气碳排放监测系统已经在热电公司进行试点应用。

主营环保相关业务的科融环境也在积极推进生产生活方式向绿色低碳转型。

科融环境董秘宗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节能减排方面,公司服务的电站、石化、冶金、水泥等都是碳排放的重点行业,特别是水泥行业,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占工业行业内的16%,公司的余热锅炉、废热锅炉都是降低碳排放的首选设备,是能源再利用的典型。其次,碳中和的目的是为了减少全球的温室效应,公司的煤粉锅炉低氮燃烧器、油气锅炉低氮燃烧器等,都能高效缓解温室效应。”

“公司参与建设山西蕴宏绿色矿山胶凝材料生产线项目(飞灰),合同总金额1.25亿元,将于2021年第三季度投产,危废的循环利用经济效果将充分展现。”宗冉介绍,此外,公司将积极参与碳交易捕获和交易制度的完善工作,为未来五年空气质量的提升助力。

新兴产业迎来契机

当前,碳达峰、碳中和已明确列入国家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同时,全球疫后经济重建与各国碳中和压力叠加,以光伏为代表的清洁能源迎来空前的爆发式增长。

晶澳科技作为河北唯一一家A股上市的光伏企业,正在用实际行动构建全方位的绿色发展体系,助力全球生态环境建设和绿电普及。

晶澳科技董秘武廷栋对记者表示,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面向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绿色光伏产品,累计光伏组件出货量超过50GW,这些产品运用到电站后,相当于每年减排二氧化碳超过5500万吨。

除了绿色产品生产外,晶澳科技还积极推进光伏电站开发和电站运营维护等业务。武廷栋表示,截至2020年末,公司持有正在运营的对外售电的电站项目32个,年发绿电超8亿kWh。

在国家高度重视绿色发展的背景下,国内光伏的发展潜力进一步打开。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计,到2025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将达到95GW~120GW,而2020年国内新增装机才48.2GW,发展空间广阔。

除了新兴产业迎来飞速发展,能够直接或间接起到节能减排作用的产业,也将迎来“弯道超车”式的发展机遇。其中,以水电铝、再生铝等为代表的“绿色铝”迎来发展契机。

四通新材旗下子公司立中合金集团和隆达铝业作为我国最大的再生铸造铝合金生产企业,2019年铸造合金产量合计约为71.48万吨,其中再生铝产量达到43万吨,目前产量和市场排名处于行业第一。四通新材董秘李志国对记者表示,随着再生铝产业规模持续扩大,公司的再生铝相关业务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由于汽车减排对轻量化要求高,碳中和目标将长期利好汽车轻量化领域。公司36年来一直探索钻研轻合金新材料和汽车轻量化,加大针对新能源汽车轻量化的市场布局,因此碳中和政策对公司相关业务板块有很大的推动作用。”李志国说。

相比清洁能源迎来爆发式增长,在“碳达峰”目标约束下,钢铁企业正迎来一轮变革。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记者表示,碳中和是国家未来绿色发展战略,对我国钢铁行业是个不小的挑战。

河北作为钢铁大省,碳达峰目标加速当地钢铁企业绿色低碳转型。3月12日,河钢集团发布了公司碳达峰、碳中和总体目标:2021年发布低碳冶金路线图,2022年实现碳达峰,2025年实现碳排放量较峰值降10%以上,2030年实现碳排放量较峰值降30%以上,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为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河钢集团表示,“十四五”期间,公司将优化产业布局和流程结构变革,推进全流程碳减排,加快低碳转型;打造低碳循环经济产业链,实现协同降碳,着重加强对超低排放、固废危废等方面的管控,加快固废减量和循环利用,建设全流程绿色物流体系,大力发展电力重卡及氢燃料重卡运营体系;公司将全力打造全球氢能还原与利用技术研发中心,计划在2030年前在二氧化碳的低成本捕集、高值化利用、大规模封存等方面取得关键性突破,并建成CCUS的示范应用。

“全球超过一半的粗钢产量在中国,作为传统的‘三高’产业,钢铁产业面临的减排压力是很大的。目前国内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水平远未达到实现碳中和目标的要求,所以未来压降产量和节能环保改造将是钢铁企业的必然选择。”胡麒牧表示。(记者 赵学毅 见习记者 张晓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