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 正文

今年各地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政策达110次

近日,广东银保监局公布了辖区内(不含深圳)个人经营性贷款自查结果,自查银行网点共4501个,排查个人经营性贷款5678亿元、个人消费贷款2165亿元,发现涉嫌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问题贷款金额2.77亿元,涉及920户。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还发现,房地产中介机构、小额贷款公司等通过涉嫌违规的操作方式,助推经营贷流入房地产。

事实上,开年以来,上海通过“沪十条”的发布,打响了2021年楼市调控“第一枪”,此后又以几乎“一天一新政”的节奏,堵住了假离婚、赠与房产等小漏洞,给予炒房客以沉重打击。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广州、深圳、杭州、无锡、海口等城市房地产调控都在全面升级。2021年开年以来,全国各地发布楼市调控政策已达110次,其中,四大一线城市楼市调控政策中均涉及严查违规经营贷流入楼市,其他多城出台的调控政策中也多提及严查各类违规资金流入楼市。

“经营贷流入楼市的核心原因是和按揭贷款购房的利差有关。从银行角度来说,经营贷的风险相对而言是高于按揭贷款的,但是经营贷的利率在政策要求下又低于按揭贷款,所以在银行的执行层面就出现了动作走形。”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向记者表示,大部分经营贷都适合投资购房,而且基本集中在购买改善性住房和豪宅等产品,所以这一轮楼市火热从中高端市场开始。2020年二季度开始,深圳、上海、杭州的房地产市场,都是从中高端物业开始突然火爆。

“经营贷利率为3%-4%,按揭贷款利率为5%-6%,利差达2个百分点。以同样贷款300万元20年期计算,经营贷利息总额约为128.7万元,按揭贷款购房利息总额则约为210.8万元。”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向记者表示,鉴于这种情况,有能力和渠道获得经营贷的购房者,大概率会选择利用经营贷去买房,但这多属于投资或炒房行为。

“近期对短期内用新房本以及新企业注册套取经营贷的行为,打压非常有力。”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记者表示,监管部门对经营贷、消费贷流入楼市严查,体现了对房地产金融的强管控信号,这会有效降低违规炒房者操作空间,让贷款回归本质,抑制楼市非理性发展。

“对违规资金流入楼市的查处力度,或能影响整个市场的走势,力度大市场就跌,力度小市场就涨。”上述不愿具名人士向记者直言,从当下的调控政策出台路径来看,已经呈现出从大城市向二线城市转移的趋势。换句话说,二线城市将成为下一轮的调控重点。此外,核心都市圈内的部分中小城市,楼市调控也可能升温。(记者 王丽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