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 正文

智度股份前三季度预亏1亿 大股东投资或面临亏损

号称中国首例私募基金控股上市公司样板的智度股份(000676.SZ),其大股东北京智度德普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当年39亿的投资,正面临亏损的尴尬。

10月15日,智度股份公告,今年1-9月份公司预计归属净利润为亏损1-1.30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4.268亿。

当天,智度股份股价大跌,早盘一度逼近跌停,收盘时报6.70元,下跌幅度达7.59%。

大股东投资或面临亏损

智度股份原名思达高科,是A股早先有名的庄股。2014年,原大股东河南正弘置业萌生退意,于当年12月底,将持有的63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20.03%),以每股10元价格转让给北京智度德普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智度德普”),总计转让款6.3亿。

智度德普由此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2016年5月,智度股份完成重大资产重组,智度德普、西藏智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智度”)参与智度股份的配套定增,分别投资23.50亿元、4.68亿元,认购349,748,501股、69,633,187股股份,合计认购419,381,688股股票。

此次募集配套资金的价格为6.72元/股。

重组完成后,智度德普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智度德普持股数量上升为44,207.48万股,持股比例增至45.78%。西藏智度持股数为6963.32万股,占比7.21%。

由此,智度德普成为了国内首例私募基金控股上市公司的典型案例。

资料显示,智度德普成立于2014年12月10日,合伙期限至2021年12月9日。起初,智度德普的基金规模为7.8亿元。执事合伙人是西藏智度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吴红心100%持有。

有限合伙人主要有,北京蓝色光标品牌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荣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拉萨百年德化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各出资5000万,各占股6.41%;另外,吴红心出资2亿,持有25.64%股份;柯旭红出资1亿,持股12.82%;范秀莲、王俊民、罗会云均出资5000万,各持股6.41%;以及辛泽、周海昌、程浩等8人出资1000万到3000万不等。

凭借执事合伙人的身份,以及出资比例,吴红心成为智度德普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8月28日,智度德普完成基金扩募,扩资后基金合计资金达到41.61亿元。

从当时的投资情况看,智度德普投资思达高科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2015年10月9日,智度股份复盘后股价连续13个涨停,从停牌时(2014年11月7日)的8.16元,涨至2015年10月27日的28.22元,之后再次震荡上行,一直到2015年11月23日最高的46.72元。

从当年10月9日到11月23日短短一个半月时间,智度股份的股价涨幅高达472.55%。

智度德普2014年底受让的6300万股,在2015年11月23日的账面价值最高到了29.43亿元,账面浮盈23亿。

此后股价大幅回落,至配套定增重组完成后的2016年5月18日,股价回到20元水平。不过,和智度德普6.72元的定增价格依旧有着巨大的盈利空间。

但此后,智度股份的股价不断震荡下行,最低跌至2019年8月2日的5.45元。

查看智度股份公告,智度德普第一笔股权转让的6300万股股份,已经于2017年12月29日以每股10.10元的价格出售给了西藏旭赢百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旭赢”),转让价款共计人民币63,630万元。西藏旭赢是宇通集团全资控制的孙公司。

也就说,智度德普的这笔投资,每股仅获得0.1元的收益,三年时间总回报率仅为1%,年均回报0.33%,仅堪比银行活期存款的回报率。

而第二笔定增投资也比较悬。

结合近几年智度股份的分红送配,简单除权,智度德普当时定增的成本大致降为5.10元。但考虑到智度德普在2016年1月至2月的竞价收购的300多万股股份(均价在23元以上),加上近5年时间的资金成本以及基金管理费等各项费用,其实际支出成本已经远远高于5.10元。

数据显示,智度德普基金前后投资接近39亿。有投资者分析称,若算上5年来的资金成本(每年6%-10%),智度德普的上述投资已经不赚钱了。

投资国光电器造成1.58亿亏损?

根据智度股份业绩预告,公司前三季度的亏损主要来自于投资国光电器(002045.SZ)的账面损失。

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智度股份共计持有国光电器53,846,999股股票,约占其总股本的11.5%。受近期疫情和资本市场短期波动影响,报告期内,国光电器股票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约1.58亿元亏损,属于非经常性损益,从而导致公司本报告期业绩亏损。

智度股份投资国光电器始于2019年下半年。

2019年9月4日,智度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使用部分闲置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的议案》,议案称,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及子公司在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和资金需求的前提下,使用部分暂时闲置的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总额度不超过人民币4亿元,投资期限不超过12个月。

国光电器2019年三季报显示,当时智度股份已经持有国光电器2300万股,持股比例为4.91%,

至2019年底,智度股份的持股增至4174.33万股。

2020年1月22日,智度股份将证券投资的资金规模调整至8亿元。

2020年一季度,智度股份再次增持国光电器1210.36万股,总持股量增至5384.70万股。

根据智度股份2020年3月6日的证券投资进展公告,公司增持国光电器5384.70万股股份的总投资为4.958亿元。简单计算,智度股份收购国光电器股份的平均成本为9.21元/股。

但截至9月30日,国光电器的收盘价为9.30元。这个价格依旧高于智度股份收购均价,何来亏损1.58亿之说?

时代财经致电智度股份,证券部的一位人士称,亏损1.58亿是账面亏损,按照财务上的处理方式,起始价格是以去年底的股价为成本计算的。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光电器的收盘价为12.19元。账面上9月底股价已经亏损了2.89元/股,以智度股份总持股数计算,其账面亏损金额为1.56亿元。

按照智度股份的说法,投资国光电器是战略性投资,是为推进与国光电器的战略协同并抓住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发展机遇,双方在人工智能语音产品方面、区块链业务方面开展相关合作。

但其收购显然投资在了高位,今年一季度智度股份完成最后一轮投资后(成本均价12.12元),国光电器的股价开始震荡下行,截至10月15日,国光电器收报9.65元。

智度股份15日的公告表示,公司看好国光电器的长远发展以及国光电器和公司未来的战略合作,不影响公司战略持有国光电器股份的信心。

但国光电器的业绩也同样出现了下滑。根据国光电器10月15日的业绩预告,今年1-9月份,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1.30亿元至1.71亿元之间,同比下降58%至45%。

事实上,智度股份已经实际控制国光电器。

相关公告显示,智度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国光电器140,504,745股股份,占国光电器股本总额的29.9978%,为国光电器的第一大股东。智度股份的董事长陆宏达、副董事长兰佳也已经当选为国光电器的董事长、副董事长。

10月15日,受公司业绩预计亏损的影响,智度股份股价暴跌,早盘逼近跌停,最终收报6.70元,以年初至今的股价涨跌幅计算,目前已经下跌了2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