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协鑫集团:保利协鑫预计2020年亏损58亿元

上周,协鑫集团旗下的保利协鑫(03800.HK)刚刚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计去年亏损58亿元。才一周不到的时间,协鑫系公司动作频频,大有重金押宝在近期火热的上“碳中和”之意。

3月22日,协鑫能科(002015.SZ)拟与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与中金资本设立“碳中和”主题产业基金。

消息一出,隔日协鑫能科便应声涨停,收报9.22元/股。

增加经营范围,成立百亿“碳中和”基金

“十四五”时期,“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公告显示,本次合作基金名称拟定为中金协鑫碳中和产业投资基金,基金总规模不超过100亿元,其中协鑫或其关联方/指定实体出资约占基金总规模的51%;中金或其关联方将负责募集或者通过其旗下产品/自有资金出资约占基金总规模的20%,首期规模约40亿元。

3月21日,协鑫能科披露制定了电动汽车换电业务发展规划,业务目标领域包括以出租车、网约车为代表的乘用车,重点布局长三角、大湾区、京津冀、成渝等区域,涉及换电站一体化解决方案、换电站运营及能源服务以及电池梯次利用等领域。

隔日,公司还发布了关于变更经营范围并修订《公司章程》的公告。从公告来看,公司拟新增“新能源汽车充/换电设备及系统集成”、“能源大数据服务”等经营范围,非常迎合目前新能源汽车以及碳中和两大市场热点。

不难发现,这一些列动作都指向着今年协鑫能科的发展方向,而中金资本的战略入局将为协鑫能科在移动能源领域的引领起到重要作用。

与聆达股份深度合作,互相支持对方产品

几乎是同一时间,旗下上市公司与聆达股份也展开了深度合作。

3月21日,聆达股份(300125.SZ)与协鑫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于近日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具体看合作内容主要有三方面,协议约定,双方将在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电站供应链端深度合作,形成长期战略合作关系。

协鑫集团、聆达股份双方可谓深度捆绑,说成“联姻”一点都不过分。

从产品上讲,双方将在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电站供应链端深度合作,形成长期战略合作关系。2021至2025每年在硅片、电池、组件合作总规模分别不低于5GW、8GW、10GW、12GW、15GW。在同等条件下,聆达股份协调旗下金寨嘉悦新能源优先采购保利协鑫的高效硅片;在同等条件下,协鑫控股协调协鑫集成优先采购聆达股份旗下金寨嘉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高效电池片。

值得一提的是,嘉悦新能源创始人舒桦曾任保利协鑫、协鑫集成高管。

另外,双方拟在资本运作层面开展深度合作,乙方将协调协鑫旗下上市公司通过参与甲方定增、参股金寨嘉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设立合资电池公司等形式参与甲方电池产业。

最后依然回归到“碳中和”,双方拟在金寨县共同合作建立占地1000亩的碳中和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双方与地方政府共同成立碳中和产业发展引导基金,基金规模初定50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公告显示,该协议为双方战略合作的框架性协议,不涉及具体金额,经各方盖章后生效。

深陷债务泥潭,旗下保利协鑫预亏58亿

据了解,协鑫集团旗下主要有四家上市公司,都是围绕着光伏产业链的,都是协鑫集团创始人朱共山实控的公司。

一开始保利协鑫生产硅料,协鑫集成负责组件生产,协鑫新能源则是负责光伏电站建设、运营及管理,布局光伏三个重要环节形成闭环,不过18年以后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就造成了今日之局面。

保利协鑫能源的光伏材料业务属于光伏供应链的上游,为光伏行业公司供应多晶硅及硅片,是行业的龙头企业。

然而在3月15日晚,保利协鑫发布公告称,公司预期2020年度将录得不少于58亿元净亏损,而2019年度所录得的净利润约为1.1亿元。

公司认为2020年度的净亏损增加主要由于没有发生新疆出售收益以及资产减值拨备引致。部分预期增加的净亏损,被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因美元兑人民币贬值所产生的汇兑收益抵消。

说白了点就是对盈利能力欠缺的多晶硅片相关资产在2020年度进行了资产拨备。

预计不少于58亿元的净亏损也是保利协鑫能源史上亏损最大的一个年度。即使是光伏行业遭遇寒冬行情最差的2018年和2019年,公司净亏损也未超过10亿元,分别约为7亿元和2亿元。

回过头看协鑫能科,公司2019年借壳霞客环保上市。天眼查APP显示,协鑫能科控股股东为上海其辰持股57.93%,而后者的大股东是协鑫集团有限公司。

最新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76亿元~8.88亿元,同比增长40.15%~60.37%;基本每股收益盈利0.57元~0.66元。

虽然业绩看着还不错,但是作为控股股东,上海其辰股权质押率长期在98.99%,即使到期解除质押后马上会再去办理质押手续。

值得一提的是,协鑫能科的资金链也非常紧张。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协鑫能科货币资金37.79亿元,短期借款26.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4.35亿元,流动负债总计87.56亿元。

这背后与协鑫系深陷债务泥潭不无关系。

2月1日,协鑫系两家港股上市公司保利协鑫能源、协鑫新能源联合公告称,现有票据已于2021年1月30日到期,公司无法于到期日偿还现有票据,因而构成现有票据契约项下的违约事件。协鑫新能源为保利协鑫能源附属公司,后者持股比例为58.94%。

同日,保利协鑫公告颗粒硅产能从6000吨提到1万吨后。扩充产能以抢占市场份额需要耗费大量资金,使保利协鑫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截至2020年6月末,保利协鑫能源负债总额702.0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接近48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253亿元,而应付账款和票据为102.59亿元,此项同比增长13.2%。

由此可见,这几家公司虽然业务独立,但大家都是在一个产业链且都联系紧密。

近期协鑫系公司动作频频,一方面把宝压在了碳中和,另一方面与聆达股份的合作也可以帮到旗下另外2家上市公司业务拓展,不管是保利协鑫颗粒硅产品还是协鑫能科新能源换电都有碳中和主题的体现。但是否能顺利扭转公司目前的局势,效果还有待市场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