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连锁药房“四大金刚”20年“缠斗”结果逐渐清晰

从创立、扩张再到上市,一心堂、益丰药房、大参林、老百姓4大连锁药房的发展轨迹几乎同步,但从三季度业绩来看,这场持续了20年之久的“缠斗”结果正在逐渐清晰。

10月29-31日,连锁药房“四大金刚”一心堂、益丰药房、大参林、老百姓相继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

根据三季报,2020年1-9月,一心堂、益丰药房、老百姓和大参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2.39亿元、94.37亿、101.2亿元和104.92亿元,同比增长20.59%、27.72%、20.91%和30.49%;分别实现净利润6.04亿元、5.9亿元、4.87亿元和8.67亿元,同比增长24.80%、41.16%、23.60%和55.9%。

无论是营收利润,或者增长速度,大参林都居首位。

与业绩一起起飞的,还有大参林的股价。

10月30日,大参林股价一度达到95.50元/股的高位,创下上市以来新高,截至下午收盘,大参林总市值已经620.24亿元,“倍杀”一心堂和老百姓,只有益丰药房能与之一搏。

不过,大参林暂时领先,并不代表这场全国连锁药房龙头争夺战已经宣告结束。

大参林后来居上

这场连锁药房之争始于21世纪初。

1999年2月,柯康保、柯云峰、柯金龙三兄弟分别出资200万元,在广东茂名成立了茂名市大参林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大参林”药店迅速在这座粤西小城生根发芽,此后在广东地区发散开来。

一年后,深耕云南药材市场多年,有“滇南药王”之称的阮鸿献成立了云南鸿翔药业有限公司,同时创立了“一心堂”连锁药房品牌,进军医药零售行业。自此一心堂高歌猛进,成为云南药品零售的领头羊。

2001年,湖南人谢子龙和高毅几乎同时举起了“平价药房”的大旗,分别创立了“老百姓”和“益丰药房”。

2014年,一心堂率先实现IPO。2015年,“湘军”代表老百姓、益丰药房先后上市。2017年,大参林在上交所敲钟。至此,A股市场集齐了连锁药房“四大金刚”。

虽然扎根不同区域,但4大连锁药房的业绩增长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默契”。

时代财经梳理过往业绩发现,2019年以前,除益丰药房以外,其他3家药房的营收规模差距不大。2019年,益丰药房迎头赶上,4家连锁药房一起跨进“百亿营收”俱乐部,形成了并驾齐驱的局面。

图片3.png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但从净利润来看,最晚上市的大参林已暗暗赶超,大有登上“药房一哥”宝座的趋势。

2019年,大参林实现净利润7.03亿元,比老百姓的同期净利润高出38.11%。2020年三季度,这个差距进一步扩大。根据三季报,大参林实现净利润8.67亿元,同比增长55.9%,不仅进一步拉大了与其他连锁药房的净利润差距,增长速度也把其他3家甩在了身后。

从日均坪效看,大参林同样“一骑绝尘”。财报显示,益丰药房和老百姓的日均坪效不相上下,分别为63.34元/平方米和62.06元/平方米。而根据时代财经估算,大参林直营门店的日均坪效则达到87.82元/平方米,是一心堂(48.34元/平方米)的近两倍之多。

谁先突围成功?

虽然大参林业绩已大幅领先,但“全国连锁药房龙头”争夺战仍未结束,4大连锁药房各踞一方,要成为全国连锁药房龙头,谁可以先“突围”地域的重围。

收购与扩张是三季度的主题。三季报显示,7-9月,大参林发起了6起并购项目,并购标的主要集中于河南、河北地区,交易总额达2.89亿元。

老百姓则通过旗下子公司完成了对西安德翔医药有限公司和与合肥市普生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的收购,共计收购获得27家门店,交易金额达4598万元。

益丰药房的并购动作更为频繁。3个月内,益丰药房共计发起7起并购案,收购标的主要集中于江苏、湖南和河北等地,交易金额至少为1.35亿元。

一心堂虽未披露第三季度的具体收购情况,但第三季度净增645家药店,门店总数达到6911家,居4家连锁药房之首。

不过从门店区域分布看,一心堂门店虽然已经覆盖云南、四川、重庆、广西等10个省份与直辖市,但60.25%的门店仍然集中在云南地区。

大参林同样严重依赖华南市场。根据财报,截至9月30日,大参林拥有5541家门店,其中华南地区门店数量为4389家,占比高达79.21%。

益丰药房和老百姓的“区域突围”则略有成效。

截至9月30日,益丰药房在华东地区(江苏、上海、江西、浙江)拥有2312家门店,与中南地区(湖南、湖北、广东)的2578家门店数量基本持平。老百姓在华东地区的门店数量达到1445家,已经逼近大本营华中地区(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的1567家。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对时代财经表示,尽管大量收购会让连锁企业迅速扩张,但也会导致资金流紧张,未来医药连锁企业比的不是谁的销售模式更好或药品成本更低,一定是谁手里的钱能撑到最后。

根据时代财经统计,目前大参林、一心堂、老百姓和益丰药房的资产负债率均在40%以上,而流动比率均在2:1以下,其中老百姓资产负债率达57.18%,而流动比率仅为0.9:1,流动资产无法覆盖流动负债。

图片6.png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集采压境

对于4大连锁药房来说,除了彼此之间的竞争压力之外,来自集采的挑战或许更加明显。

“集采对药品连锁企业来说意味着着暴利时代的终结。”龚涛指出。

在首批药品带量采购扩围时,医保局就提出,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参与此次采购的,可允许其在中选价格基础上适当加价,超出支付标准的部分由患者自付,支付标准以下部分由医保按规定报销。

截至目前,浙江、云南、新疆、江苏、重庆、湖南等多个省市,都对零售药店的加价上限进行了明确规定,定点药店加成比例不得超过15%。这意味着,参与集采的定点药店最多只能在集采品种的采购价基础上加成15%进行销售。

根据前三批集采经验来看,集采品种中选价格普遍降价幅度为50%以上,其中不乏缬沙坦、二甲双胍、卡培他滨、莫西沙星氯化钠、甲钴胺、来曲唑等销售额超10亿元的“黄金单品”。

内蒙古国大药房总经理仲向军此前曾表示,“在集采推进下,一些药品将往平价角度走,毛利大幅度下降,连锁药店经营利润结构改变,成本上升,客流增长缓慢,这是一个趋势。以‘拜糖平’为例,内蒙古国大药房每月销售约8700盒,如果完全按照中标价执行,公司2019年损失将达60万元。”

根据时代财经统计,2019年,大参林、一心堂、老百姓的零售业务毛利率分别下降1.95%、1.75%和1.65%,4大药房中只有益丰药房的零售业务毛利率保持着0.31%的微弱增长。

在龚涛看来,集采必然会促使连锁药房在发展战略上做出重大调整,调整的主要方向包括,走国际化道路,让品牌走出国门或者朝专业化药房发展,通过差异化药品结构,强化非药服务提高企业利润。

从企业的动作来看,时代财经注意到大参林、益丰药房和老百姓都纷纷瞄准DTP(Direct to Patient)药房,加强慢病专业服务。DTP药房指的是直接面向患者提供更有价值的专业服务药房,患者在医院开具处方后,药房可以根据患者需求在指定时间送药上门,并且提供用药咨询等专业服务。

截至2019年,大参林、益丰药房和老百姓分别建成DTP药房56家、30家和125家。根据老百姓2019年报,DTP药房的年销售额已经达到8.08亿元。

一心堂则有意试水国际市场。2019年10月9日,一心堂在美国的第一家健康生活馆开业,生活馆以传统中医、中药产品为主,另外设有中医针灸理疗体验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