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游戏大佬”洪恩教育的教育梦或遇盈利天花板

10月9日晚,洪恩教育(iHumanInc.)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IH”。洪恩教育以每股12.00美元价格发行7,000,000股美国存托股票(简称“ADS”),融资额近1亿美元。

“美国资本市场对教育行业的整体价值评估一直是较为合理的,虽然目前很多教育类的中概股企业都遭受了一定的冲击,但是资本对优秀的教育机构还是会给出合理的估值。另外,过去已经有很多教育行业的中概股企业在美股上市,也可以进行对标。”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10月10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1_看图王.png

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

“这次洪恩还是抓住了窗口期,估值和融资额都取得了好成绩,主要是因为完美世界的团队非常有经验,同时洪恩也有多年的沉淀积累。但是作为数字内容和硬件的厂商,以前一直在线下渠道耕耘。今年在疫情和在线直播的影响下,肯定也受到了未来发展的压力。”鲨鱼公园董事长、环球雅思创始人张永琪10月10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洪恩教育最早可追溯至1996年。成立之初,洪恩教育以开发硬件产品为主,之后进入儿童学前教育领域,推出多学科教材等产品。2011年,洪恩教育曾经有计划推向资本市场,但在2013年撤回了IPO申请。2016年,天津洪恩成立,转战线上。2019年,天津洪恩与原洪恩教育进行业务整合,成为新的洪恩教育。

目前,洪恩教育将自己定位成一家“寓教于乐”企业,专注于为3-8岁的儿童提供多样化的创新产品和服务。洪恩教育的高管及部分初创团队来自完美世界,洪恩教育创始人池宇峰也是完美世界的创始人。

洪恩教育不仅用游戏引擎开发儿童教育APP,而且采取游戏公司“工作室化”的运行模式。在线上业务方面,洪恩教育陆续推出了洪恩识字、洪恩故事、洪恩双语绘本、洪恩数学、洪恩儿童英语及洪恩拼音拼读等多款在线学习APP。2020年第二季度,洪恩教育线上APP产品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030万,季度付费用户达到了140万。在线下渠道方面,洪恩教育也有课程材料、洪恩点读笔、儿童机器人等一系列的学习材料和智能设备。

在完美世界的一位前员工看来,“相比游戏和影视,洪恩的生意更符合池老板的初心。教育App是个不错的生意,核心问题是英语能不能杀出来成为继识字后的第二个支柱,目前还看不清。虽然小市值中概上美股保持比较好的估值比较难,不过搞一个美股上市平台,一直是池大(池宇峰)的梦想。”

2004年,池宇峰创办完美世界,2007年7月登陆纳斯达克。但上市后,并未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2016年,完美世界完成私有化后回归A股上市。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1至6月,完美实现营收51.44亿元,同比增长40.68%,实现归母净利润12.71亿元,同比增长24.53%。

2_看图王.png

在美股和港股市场上市的教育企业更多,美股的中概教育企业已超过二十家。作为学前教育领域的老牌玩家,洪恩教育在面对新东方、好未来,以及VIPKID、火花思维等新老选手时,优势并不明显。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洪恩教育的毛利分别为6601万元、1.35亿元和1.2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0.1%、61.5%和67.6%。

“通过娱乐的方式来学习还是可以走得通的,但是,现在很多家长还是不希望孩子花过多的时间在娱乐上,整个市场还是需要一定的培育期。”张奥平表示。

张永琪认为,教育加娱乐的模式是可行的,“只不过完美的成人游戏更多的是去追杀人性,而少儿游戏需要更加注重好奇心,趣味性和激发创造力。初心不同,会对公司提出挺大的挑战。”

上市后面临内外大考

“在线教育已经从白热化浅滩期进入了深水期,没有深厚功底很容易被淹死。在成本、质量与速度之间如何动态平衡,是考验一个管理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教育行业旁观者马肖向时代财经表示。

一直以来,在线教育企业,其教研、产品、技术、营销等方面的投入大加上盈利周期长的特点,中前期普遍持续亏损。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洪恩教育的总营收分别为1.32亿元、2.19亿元和1.85亿元。2020年上半年,洪恩教育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64万元。

洪恩教育的盈利趋势能否持续,还是一个未知数。从营收结构上看,洪恩教育对“洪恩识字”的依赖度太高,缺少新的现金牛产品支撑未来的增长曲线。儿童类应用受产品使用者与付费者角色分离这一特性限制,营收增长空间存在着明显的天花板。

张奥平认为,“不仅仅是儿童类教育产品,包括K12,甚至是大学往下的年龄阶段,产品和服务的使用者和付费者存在一定的角色分离。对于一个优秀企业来说,一定要围绕自己的核心目标用户为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像洪恩教育是给儿童提供产品和服务,最终是否能够让儿童有显而易见的成长,既让家长能够亲眼看到,并且儿童也能够很开心去享受它的产品和服务,这是洪恩教育未来能否实现长期价值的一个核心。”张奥平表示。

“低幼产品应该进行硬件和软件结合,做一些有趣的产品,比如创新的硬件或者动漫IP类游戏。还有一点是,年轻家长越来越认可有教育意义和身心锻炼的产品,从玩中学,而不是直接的学习产品。”张永琪认为,“儿童教育一定要围绕兴趣、好奇、探究,所以我更主张去符合孩子的心理,而不是讨巧付费家长的现实功利性的。”

对洪恩教育而言,除了需要修炼内功,眼下还面临着美股对海外上市公司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要求。今年以来,美股多个中国股涉及或涉嫌造假,包括跟谁学、51talk等多家在线教育企业也遭受许多质疑,使得投资人和投资机构对整个中概股的信任度下降。

“除了中美关系之外,很大程度这种监管趋于严格的趋势是因为中概股所暴露出来的一些治理问题所造成的。”资深投资人徐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徐日认为,监管趋严可以看作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其目的还是为了保证市场的稳定和投资者的安全,减少欺诈等行为。“对于一些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来说,在治理能力升高的情况下,这是一种在资本端进一步开源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