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重庆啤酒牵手嘉士伯,冲刺全国化?

10月9日,“西南王”重庆啤酒(600132.SH)股价继续稳站百元大关,报收102.86元/股(人民币,下同)。这也让重庆啤酒成为国内首只百元啤酒股,市值接近500亿元,排在A股啤酒企业第二位。

 

这着实有些令人惊讶,要知道,排在A股啤酒上市企业市值首位的青岛啤酒(600600.SH)营收接近重庆啤酒的8倍,股价仅为74.62元。而在香港上市,稳坐的国产啤酒企业市值头把交椅的华润啤酒(00291.HK)股价也不到50港元/股。

股价攀升的背后,重庆啤酒控股股东嘉士伯正将其控股的11家啤酒等资产注入重庆啤酒。

今年7月至今,围绕着这场巨额的注资案,情节跌宕起伏,如今靴子终于落地。10月9日,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重大资产重组方案,重庆啤酒将与嘉士伯集团共同增资重庆嘉酿。

根据交易架构,重庆啤酒将全部与啤酒的生产和销售相关的运营资产注入到重庆嘉酿,嘉士伯则将控制的国内业务注入到重庆嘉酿。

交易完成后,重庆啤酒将持有重庆嘉酿51.42%的股权,此交易涉及到的相关资产的整体作价达128.6亿元。

10月10日,关于嘉士伯注资、重庆啤酒未来品牌和市场规划等问题,时代财经致电重庆啤酒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牵手嘉士伯,冲刺全国化?

公开资料显示,此前重庆啤酒仅拥有“重庆”和“山城”两个品牌,营收也主要来自大本营重庆、成都以及湖南。而在嘉士伯资产注入后,重庆啤酒的辐射范围将从3个省份的14家啤酒厂扩展到9省25家啤酒厂,涉及的品牌包括嘉士伯、乐堡、凯旋1664等高端品牌以及新疆啤酒“一哥”乌苏、西夏、天目湖等本土知名品牌。

根据官方数据,上述品牌中,仅乌苏、凯旋1664、嘉士伯、乐堡四大品牌2019年的销售收入就超过54亿元,而重庆啤酒在2019年的营收仅35.82亿元。

除了市场覆盖和品牌数量增加,嘉士伯资产注入也将直接增厚上市公司的业绩。

根据重庆啤酒披露的数据,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将达到102.12和7.92亿元,截至2019年12月底,重庆啤酒的总资产额达到107.87亿元,翻了3倍多。

巨大的注资体量也坚定了重庆啤酒想要从山城走向全国的决心。

在注资方案中,重庆啤酒表示,交易完成后,品牌矩阵将会进一步扩大,成为中国市场上为数不多的真正拥有本地强势品牌+国际高端品牌组合的市场参与者。但重庆啤酒全国化的先天基因不足,嘉士伯经营中国市场多年后市场也偏于西部地区。

财报显示,重庆啤酒近三年的销售市场仅有重庆、四川、湖南三个区域。2019年重庆地区的营收额占到了重庆啤酒总营收的72.28%,而在2018年和2017年,上述数据分别为75.62%和77.42%。

与此同时,从2017年至2019年,重庆啤酒非重庆地区的经销商数量也在逐渐减少。根据财报,三年间重庆啤酒在重庆地区的经销商数量从336家上升到428家,增加了92家;四川地区经销商数量从334家下降到253家,减少81家;湖南地区经销商数量,从157家下降至145家,减少12家。

此外,全球啤酒巨头嘉士伯在中国的布局也尚未全面铺开。

根据GlobalData数据,按销量计算,嘉士伯在中国啤酒市场的份额是4.6%,落后于百威亚太、青岛啤酒和华润啤酒,后三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6.6%、14.4%和11.0%。

财川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国内5大啤酒巨头中,仅华润、青岛、百威完成了全国化布局。相比之下,燕京啤酒与嘉士伯的区域化属性更强,其中前者在北京、内蒙古、广西优势较大,后者则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

10月10日,啤酒行业专家方刚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多年来重庆啤酒在全国其他市场布局速度不够快,效果不明显,嘉士伯的注资对于重庆啤酒来说更多的意义在于资产整理,想要借此快速实现全国化布局难度不小。

“嘉士伯在国内市场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重庆啤酒想要借此短时间内实现东进并非易事。此外,全国性品牌也在重啤市场区域内不断渗透和扩张,这让竞争更为激烈。”方刚说道。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财经分析称,嘉士伯作为国际啤酒巨头,注资之后在产品研发与市场推广层面应该会给重啤带来提升,有利于重庆啤酒形成较为完整的高低产品线。

后院起火,被自己人索赔6.39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啤酒界颇为盛大的“酒局”即将落定之际,重庆啤酒却遭遇后院起火,被自己人告上法庭。

10月8日,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参股子公司重庆嘉威将重庆啤酒、嘉士伯等诉上法庭,诉讼请求金额暂计6.39亿元,此外还包括诉讼费用。

此次诉讼缘由可回溯至28年前。

1992年,重庆嘉威前身重庆金星啤酒厂与重庆啤酒签订《联合协议书》,开展啤酒包销合作。2009年,重庆嘉威又与重庆啤酒签订了为期20年的《产品包销框架协议》,约定包销期间仅允许重庆嘉威生产山城啤酒,且生产的全部啤酒均应交由重庆啤酒包销。

但协议实施并不顺利。重庆嘉威表示,自2011年起,重庆啤酒存在诸多违约行为,且重庆啤酒与本案其他被告,采取委托加工、授权生产、外购酒在重庆区域销售、品牌调整及推广等多种关联交易行为,挤占山城啤酒的市场份额,损害自己的利益。

2015年至2016年,重庆啤酒与重庆嘉威先后签订了《产品包销框架协议之补充协议》、《产品包销备忘录》等文件,重庆嘉威有条件地同意不追究上市公司此前的违约责任并作出让利。但重庆嘉威称,2017年至今,重庆啤酒及其下属分公司、子公司继续与嘉士伯啤酒(广东)有限公司及嘉士伯(中国)啤酒工贸有限公司等扩大关联交易,损害重庆嘉威的利益。

因此,重庆嘉威提出多条诉讼请求,其中包括要求重庆啤酒赔偿2011年至2015年期间未履行协议确定的最低包销数量及包销价格造成的损失及利息,诉讼请求金额为6.39亿元。重庆啤酒公告称,目前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该案件,尚未开庭。

天眼查显示,重庆嘉威是重庆啤酒和嘉士伯的参股公司。重庆啤酒和嘉士伯啤酒厂香港有限公司合资控股重庆嘉酿啤酒,并通过重庆嘉酿啤酒持有重庆嘉威33%的股份。可以说,重庆啤酒和重庆嘉威是实实在在的“自家人”。

那么,此次诉讼案件是否会对嘉士伯的注资造成影响?

重庆啤酒在公告中表示,已按照各项协议的约定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将积极应诉,主张公司权利,切实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重庆啤酒董事长罗磊也表示,重庆嘉威的诉讼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没有关系,此次诉讼是重庆啤酒供应商就其与重庆啤酒商业纠纷提起的诉讼,重庆啤酒已经履行了对嘉威的协议、责任和义务。

方刚认为,重庆嘉威的诉讼属于重庆啤酒的历史遗留问题,对资产重组的影响不会太大。

10月10日,广东海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燕平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作为重大复杂案件,重庆嘉威诉讼一审、二审至少需要6个月和3个月时间,案件审理完结,至少要到2021年,嘉士伯的注资基本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嘉士伯注资尘埃落定依然可能加剧重庆啤酒与重庆嘉威之间的冲突。

吴燕平还指出,随着注资完成,重庆啤酒的市场区域可能逐步扩大,并进一步挤压山城啤酒的市场,这可能会让重庆啤酒与重庆嘉威的矛盾扩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