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 > 正文

西藏药业净利增逾三成难挡股价下滑

稳步增长的经营业绩未能遏制住股价下跌势头,西藏药业(600211.SH)依旧缺乏核心竞争力。

3月11日晚,西藏药业披露2020年度报告。公司经营业绩继续保持稳步增长势头,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4.18亿元,同比增逾三成。

3月12日,二级市场上的西藏药业,股价下跌1.22%,收报46.79元/股,较去年8月4日高点时最大跌幅为74.30%。3月18日收盘,其股价为47.64元/股。

记者注意到,西藏药业重营销轻研发问题较为突出。

2020年,公司销售费用6.85亿元,接近当期营业收入的一半,销售费用中,超过97%为市场推广费用(不含广告及宣传费)。当期研发投入只有956.07万元,市场推广费是研发投入的67倍。

研发投入微薄的西藏药业靠什么实现经营业绩增长?公司称,目前,已经与阿迈特、斯微生物、俄罗斯HV等公司开展战略合作,取得多个在研产品上市后的销售权。此举能够克服公司在研产品储备较少的不足。

业内人士称,自身研发投入不足,靠购买在研产品上市后销售权进行销售,受制于人,缺乏核心竞争力,难以实现经营业绩长久增长。

业绩与股价背道而驰

尽管有基本面支撑,西藏药业依然不被二级市场投资者看好。

年报显示,2020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73亿元,同比增长9.32%,净利润4.18亿元,较上年的3.12亿元增长1.06亿元,增幅为33.8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3.65亿元,增幅为19.87%。

2020年,受疫情影响,国内不少医院门诊量下降。西藏药业主要从事生产和销售红景天诺迪康系列药品(口服液冲剂、胶囊、酊水剂)、藏药天然药物制剂、医疗器械、卫生保健品。公司诺迪康胶囊、雪山金罗汉止痛涂膜剂等产品多为门诊用药,受到的波及不言而喻。在这种情况下,其净利润仍然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实属不易。

西藏药业称,主要是主导产品新活素纳入医保目录后,销售收入出现增长。

1999年7月21日,西藏药业登陆A股市场。上市后至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呈增长趋势,但净利润一直在低位徘徊,最高出现在2000年,净利润为0.36亿元。期间,2005年、2007年出现亏损。

2015年开始,公司盈利能力有提升趋势。2015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92亿元、1.98亿元、2.30亿元、2.16亿元,同比变动336.78%、116.39%、15.81%、-6.11%。同期,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65亿元、1.67亿元、1.61亿元、1.53亿元,均明显高于2015年以前的盈利水平,同比变动238.34%、157.88%、-3.60%、-5.26%。2019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3.12亿元、扣非净利润3.05亿元,同比增长44.86%、99.29%,加速增长。

纵览西藏药业上市21年来的经营业绩,2020年创了历史新高。

然而,经营业绩创了新高的西藏药业,在二级市场上并未受到投资者追捧。

去年,西藏药业是一只大牛股,去年4月底5月初,其股价在30元以下,到去年8月4日,股价最高达182.07元/股,不到四个月,涨幅超过5倍。

股价大幅上涨源于其搭上疫苗概念的快车。去年6月16日,公司披露对外投资事项,与斯微生物合作研发,获得相关疫苗的全球独家开发、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但不成为相关疫苗的权益所有人。

随着疫苗概念退潮,公司股价大幅下跌。至3月11日,股价下跌至47.37元/股。

3月12日,2020年度报告披露后的第一个交易日,A股三大指数均以红盘报收,亮丽业绩下,西藏药业的股价仍下跌1.22%,收报46.79元/股,股价与业绩背向而行。

重营销轻研发

医药制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研发创新能力,研发能力转化为一类创新药,是推动经营业绩快速增长保障。而这方面是西藏药业短板。

根据主营业务收入构成,2020年,西藏药业13.73亿元营业收入中,医药制造、医药商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83亿元、2.78亿元,占比为78.87%、20.28%。由此可见,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于医药制造。医药制造为自有产品,医药商业为外购产品。

作为一家以医药制造、自有产品为主的医药企业,西藏药业的研发投入少得可怜。2010年,公司研发投入为161.96万元,10年后的2020年,研发投入为956.07万元,增长4.90倍。虽然增长近五倍,但仍然处于低位。

与巨额市场推广费相比,研发投入可谓是相形见绌。

2010年,西藏药业营业收入11.11亿元,当年市场推广费1.13亿元,市场推广费占营业收入的10.17%。

此后,公司市场推广费逐年增长,即便是在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出现波动的年度,仍不改年年增长的势头。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68亿元,市场推广费2.13亿元。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83亿元、7.97亿元、9.16亿元,同比变动-17.10%、-42.38%、14.91%,对应的市场推广费为2.84亿元、3.46亿元、3.64亿元。

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0.28亿元、12.56亿元、13.73亿元,尽管逐年增长,但仍然不及2015年,更与2014年的营业收入存在不小差距。这三年,市场推广费分别为4.71亿元、6.06亿元、6.67亿元。市场推广费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5.82%、48.25%、48.58%,占比逐年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跟不少医药企业有所不同,西藏药业的销售费用中,除了市场推广费外,还有职工薪酬、运输费、差旅费、会议费、广告及宣传费等,其中,市场推广费是核心。2019年、2020年,公司市场推广费分别当期销售费用的97.21%、97.49%,而2010年这一占比仅10.17%。

对比市场推广费与研发费用,二者悬殊太大。2020年,西藏药业市场推广费6.67亿元,而研发费用只有745.93万元,市场推广费是研发费用的89.46倍。

或许,正是因为研发投入较少、研发能力不足,2015年以来,公司营业收入一直未能突破2014年的高点。

目前来看,西藏药业仍没有将未来寄托在研发创新方面。公司称,通过与阿迈特、斯微生物、俄罗斯HV公司的战略合作,取得多个在研产品上市后的销售权。此举有利于增加公司短期、中期后备产品,进一步拓展公司产品业务线,克服公司在研产品储备较少的不足,为公司后续发展奠定基础。

不过,这些合作,多是以西藏药业购买在研产品上市销售权方式进行,公司需要支付不菲的费用,且一旦研发失败,公司将承担不小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