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查 > 正文

鼎宏保险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

近日,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机构鼎宏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宏保险”)披露2020年年报。在车险综改环境之下,即便背靠股东优势,在汽车后服务市场有所布局鼎宏保险,也未能挽回其2020年营收、净利持续双降的趋势,保险业绩下滑,代理业务佣金结费率也明显缩水。

行业阵痛下,保险中介机构对于车险业务也在进行调整,从业内回馈的声音来看,车险市场涉及复杂的产业链,是行业多年积累形成的生态,不能够片面的追求性价比。而对于选择在车险红海继续拼抢的中介机构而言,战略上,要从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入手,借助触达客户所获取的信息优势,与保险公司合作创新。其中,在团车、营业车、网约车等新能源车领域,即是可瞄准的方向之一。

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前五大客户业务占比近8成

从关键数据的变动趋势来看,鼎宏保险2020年的成绩单并不算出色,营业收入实现2.44亿元,同比缩减10.36%。净利润同比缩减18.54%后,从2019年的635.73万元,缩减至517.89万元;扣非净利润则在2020年出现了腰斩,同比缩减50.28%,为240.5万元。毛利率,从2019年的13.55%,进一步缩减至10.32%。

细探来看,鼎宏保险2020年销售费用为456.2万元,较上年减少35.55%,其解释是因为保险业绩下滑,奖金福利和渠道服务费及广告费减少所致;营业利润为374.65万,同比减少42.38%,则主要是由于保险代理业务佣金结费率下降所致。伴随着业务收入收缩,利润情况也并不乐观。

按业务分类划分,2020年鼎宏保险的保险代理业务营收为2.32亿,同比缩减11%,公估业务与其他服务分别实现营收972.3万、99.39万,尽管规模占比较小,但毛利率相对较高,分别为39.13%、50.8%,而保险代理业务毛利率,则仅有8.95%,较上年下滑3.6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蓝鲸保险注意到,鼎宏保险77.25%销售占比来自于5家保险机构,其中来自于人保财险的业务占比达到37.12%。值得一提的是,蓝鲸保险查阅多家新三板挂牌的保险中介机构,前五大客户业务规模占比多集中于6-7成,鼎宏保险趋近8成的集中率,整体略高于行业。业内提醒,当中介机构过多依赖某一两家保险公司合作,容易受政策影响,不利于稳定发展。

对此,新一站保险网总经理国婷丽分析指出,“合作通常不会轻易中止,其实,二八定律其实存在于诸多行业,对于大客户流失的风险,关键要看保险中介机构自身的商业模式,如何通过对客户和业务的穿针引线搭建空间感,如何建立自己的护城河,来规避客户流失风险。而当中介机构在细分领域做到足够细致与专业,也就会降低这一风险”。

在车险中介市场, 业务集中度高未必意味着保险中介机构处于绝对弱势”,对此,车车科技副总裁徐建平向蓝鲸保险介绍,“70%的车险业务由中介渠道完成,一般保险公司与中介渠道不会终止合作,市场追求的是共赢,而对于有场景和客户优势的中介而言,握有话语权,可以随时切换保险公司,车险市场竞争激烈,保险公司并不会轻易放弃有价值的中介”。

车险综改助推行业转型,保险中介破局关键或在个性化领域

价值如何体现?成立于2012年的鼎宏保险,由宁波轿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设立,是全国第二家、浙江省第一家全国性专业汽车保险销售公司,鼎宏保险初期发展较快,2015年登陆新三板,当年实现营收1.27亿,同比增长121.28%,净利润达到1041.7万,同比增长34.48%。并逐年上行,同期,鼎宏保险在发展保险销售业务的同布局汽车后市场产业链,收购汽车服务公司、推进车管家O2O平台的建设,并通过自建或联合线下服务商,提供出险后保险理赔配套服务。

从登陆新三板之后三年,鼎宏保险营收、净利双双上行,但在2018年,鼎宏保险净利下行,2019年,营收、净利双双大幅缩水,营业收入同比缩减约三成,净利润从2018年的1413.98万缩水至2019年的635.73万,同比缩减55.04%,扣非净利润则缩减了62.27%。对此,鼎宏保险的介绍是,主要受车险“报行合一”政策的实施,使行业竞争更为激烈,平均结佣比例下降,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在成本结费水平缓慢下降的情况下,毛利率下滑。

而在2020年,车险综改正式执行,商车险产品附加费用率的上限从35%下调至25%,预期赔付率从65%提升到75%,为保障消费者权益,提供更为质优价廉的车险产品,而阵痛,体现在行业出现保费与佣金的双降,直接反映于保险机构的营收与利润数据。

其实,近年来,在监管加大车险市场整顿,推进“报行合一”的整体背景下,保险中介市场启动分化与转型,部分机构弱化车险业务,转向寿险市场布局,也有部分机构,如鼎宏保险,背靠股东资源,在汽车全链条有所布局和优势,更多所需,是在车险领域稳定和精耕。

业内也预估,在车险综改下,行业佣金与利润率压缩,不少中小中介机构会放弃车险市场,也就意味着,渠道将进一步集中,向头部靠拢。但不可否认的是,面向整体行业趋势,即便背靠优势,依然难以对抗营收、净利双降的趋势。

“车险是非常标准化的产品,影响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因素是价格及理赔服务,在现阶段,所谓的其他服务并非决定因素,故而效果并不明显”,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

“车险市场涉及复杂的产业链,是行业多年积累形成的生态与链条,而保险产品涉及边际成本与风险把控的问题,不能够片面的追求性价比”,国婷丽总结道,“当下,适应市场的变化,政策也在经历逐步调整的过程”。

然而,拐点或正在到来,据业内数据,今年2月车险单月保费收入出现大约5个百分点的同比增幅,为自车险综改后首度实现的正增长,徐建平向蓝鲸保险介绍,这主要因为今年第一季度新车销量提升了3倍,且2020年同期疫情严重,车险保费基数较低有关。国婷丽也指出,车险属于刚需产品,市场需求仍然处于主干道,也确实正在释放回暖信号。

但不可否认,费改的长期影响仍会存在,如何调整、布局,仍是保险中介机构亟需面对的问题。“目前的车险产品同质化严重,产品维度切割的不够细,在费率调控影响下,如何凸显竞争力是行业正在思考的问题”,国婷丽认为,品牌的知名度与厚度、保险保障的覆盖度,以及风险的把控能力,都是关键因素。

对应的落地动作,在于如何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国婷丽提出,“保险公司与中介机构需要合作去推进产品的细分与创新,加强风险的覆盖面,这其中,保险中介机构作为能够直接触达和辐射客户的主体,便于及时发现和挖掘客户的多元化、个性化需求”。

张明明也在具体的布局领域给予建议,他认为,对中介而言,在团车、营业车、网约车等新能源车领域可以做特色方案及服务,或许是新的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