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京天利股东变动频繁,国资入主后天津智汇拟清仓式减持

近期,互联网保险概念股京天利(300399.SZ)又遭老股东减持,事实上,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京天利股权已出现较大变化,在上饶市数字和金融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饶数金投”)入主过程中,小股东也开始“变脸”。同期,公司迎来新一届领导班子,董事长、总经理纷纷换人。

新股东、新领导班子面临的也是一个正处于业务变革时期的京天利。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京天利涵盖保险经纪、保险代理、车险服务平台、三方技术服务的互联网保险产品服务业已超越移动信息服务收入,占比超六成,成为营收的主力军。不过,上半年仅有以车险服务为主业的上海优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优保”)实现逾百万盈利,另三家保险服务相关子公司均有所亏损。从公司整体业绩看,今年上半年盈利主要依靠短期的非经常性损益,核心主业盈利能力还有所欠缺。

京天利股东变动频繁,国资入主后天津智汇拟清仓式减持

近日,京天利公告,因自身资金需要,天津智汇计划自9月18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180天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1038.38万股股份,占京天利总股本的5.2549%。

因天津智汇是京天利前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钱永耀的一致行动人,根据相关规定,受其离任后相关股份锁定期影响,天津智汇本次减持实际可以开始时间为10月30日。

事实上,此次天津智汇的减持行为只是京天利股权变动的一个缩影。去年下半年,京天利的股权就开始出现较大变化。

梳理来看,2019年12月5日,在京天利原实际控制人钱永耀促成下,与其一致行动人钱永美、江阴鑫源、天津智汇及公司高管邝青同上饶数金投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向上饶数金投转让约592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0%。

股权转让分三批进行,目前,上饶数金投已完成前两轮合计25%的股权过户手续,出资额达7.45亿元,剩下的5%的股权还有待交接。期间,改名为江西天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该证券简称为“天利科技”的事宜也正在推进之中。

其中,天津智汇已于第一次转让中,将协议约定中规定的其持有的346.13万股,占总股本1.75%的股份转让给上饶数金投。转让后,天津智汇还剩1038.38万股股份。近期的天津智汇的转让动作,意味着其将完全退出股东行列。

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蓝鲸保险表示,“从其股价走势来看,在国资入主后,京天利的整体股价出现较大提振,因此不排除这次减持动作或是为了‘套现’,原股东退出也能获取丰厚的投资回报,以满足其业务调整等”。

同期,持股5%以下的小股东也出现较大变化。对比1季度末,中期业绩报的普通股股东中,华泰证券、上海明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明汯价值成长1期私募投资基金、华泰金融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分别成为京天利新的第七、第九、第十大股东。

伴随着股东的变化,今年4月,京天利进行第四届董事会董、监、高换届选举。来自上饶数金投的高磊被选举为董事长,邝青由原董事长变为公司总经理,原总经理钱永耀离任。

互联网保险服务渐成主业,却难挽扣非净利下滑颓势

对于新晋股东,新一届班子成员,也将挑起大梁,推进业务经营,引导公司稳定向前发展。

事实上,他们所面对的京天利正处于变革波动较大的阶段。2015年,京天利瞄准保险行业,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00万股,募资3.5亿元,实施“互联网+保险”的发展战略,尽管同年6月京天利公告向证监会撤回申请文件,但保险相关产业的布局仍在推进中。

同年,京天利收购上海誉好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誉好”)80%的股权,参设上海优保持有60%的股权,完成对天彩保险经纪100%股权的收购。次年2月,又收购了北京众合四海保险代理51%的股权;子公司上海誉好参设北京誉好保险公估,持股70%。

其中,上海优保借助车保赢车险平台,重点通过渠道合作等方式拓展车险业务;上海誉好专精于保险出险后服务市场和保险科技能力输出,属于保险技术服务提供平台。

至此,京天利已坐拥保险中介全牌照。尽管2018年9月,北京誉好保险公估被注销,但围绕上述四大子公司,京天利业务重心正在逐渐转移。2019年,京天利的保险产品服务业务已超越移动信息服务业务,成为营收的主要来源。

2018年,保险产品服务收入拿下营收的半壁江山后,2019年攀升至63.24%,2020年上半年维持在六成以上的水平。而在2013年以前,移动信息服务业务近乎等同于京天利的全部收入。

但在新的业务格局下,盈利模式却存有隐忧。2018年,京天利依赖于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实现2510.39万元的净利润;2019年,净利润缩减至1879.04万元,同比降25.15%;2020年上半年揽收1996.36万元的净利,扣非净利润却为-200.44万元,重陷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差的问题。

近期,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表示:“非经常性损益属于短期的、一次性的影响,对于盈利来说不能长久。若失去相关支撑,公司业绩可能会受到重挫,并不利于长远健康发展。”

与利润息息相关的最新业务营收情况也不容乐观,2020年上半年,京天利保险产品服务业务收入为1.62亿元,同比下滑4.11%;移动信息服务收入为0.97亿元,同比下滑9.4%。公司总营收2.59亿元,同比降6.17%。

对此,京天利半年报中有所解释,因疫情因素,子公司众合四海保险代理和上海誉好的线下推广和线上教育险业务受到冲击,造成互联网保险业务略有下滑;同时,基金和保险业受到运营商价格策略调整和疫情影响,两项业务量同比下滑46.6%和33.3%,导致中MAS业务发送量整体呈现一定比例下降,进而拉低移动信息服务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述的股权转让协议要求,钱永耀承诺京天利在2020-2022年的每年度,经审计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均不低于2000万元。

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介绍称,“对于原股东来说,签订对赌协议,有一定违约补偿压力,但协议也有一定好处,一是向市场释放积极的信号,二是原股东在转让时能卖出一个较好的价格”。

为提振盈利水平改善财务状况,降低公司经营风险,带来一定投资收益,京天利还于2020年2月,与北京正德文化签订协议,拟向其转让北京乐益通71.93%的股权,作价1378万元。

对于未来布局,移动信息服务业务方面,京天利重点布局5G消息业务,做好新技术、新业态的落地工作;互联网保险业务方面,在整合现有保险业务板块前提下,将探索科技赋能产业链上下游,提升核心竞争优势。

徐昱琛认为,“基于互联网的便利性,以及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在行业占比相对较低的现状,互联网保险相关业务是一个很好的业务发展赛道”。

同时,徐昱琛补充道,“但该赛道还可以细分出很多细微赛道,是侧重于产险还是寿险,是侧重于服务公司客户还是个人客户,是着重保险产品还是三方服务,不同业务模式下营收能力不同。比如,近几年的互联网车险受到商车费改影响,手续费、佣金出现下调,挤压了其营收能力。京天利的业务发展潜力还是要关注到其具体经营侧重点本身”。

蓝鲸保险了解到,上半年,京天利的四家保险服务子公司中,天彩保险经纪收入为主要业务,营收达1.33亿元;众合保险代理营收、上海优保、上海誉好营收相对较低,分别为1269.5万元、1191.59万元、425.2万元。但仅有上海优保实现122.45万元的净利,另三家公司出现几十到上百万元的亏损,对于京天利而言,如何提高作为一大主业的保险业务盈利能力或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