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桂林旅游旗下公司申请破产清算 景区类企业能否实现疫后突围

疫情之下,“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旅游业日子并不好过。日前,桂林旅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审议通过子公司桂林资江丹霞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资江丹霞公司”)申请控股子公司桂林丹霞温泉旅游有限公司(下称“丹霞温泉公司”)破产清算的议案。

实际上,由于疫情冲击,桂林旅游在今年上半年已经亏损了1.12亿元。此外,《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A股景区类上市公司不仅在上半年普遍亏损,更是旅游行业里经营最受影响的板块;但也有市场观点认为,不久后的“双节黄金周”或有望助其回暖。

持续推动资产整合

据公告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丹霞温泉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其中仅对资江丹霞公司就已负债2.15亿元;此外,因市场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的影响,该公司也长期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为减轻上市公司运营负担,资江丹霞公司决定以债权人身份申请丹霞温泉公司破产。

桂林旅游方面表示,丹霞温泉公司破产清算完成后,将有效避免其持续的大额亏损对上市公司造成拖累,有利于公司优化资产结构,降低经营风险,维护公司股东权益。但鉴于此次破产清算申请还需法院受理并裁定,尚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经初步测算,丹霞温泉公司的破产清算还将给桂林旅游2020年度的归母净利润额带来约-7845万元的影响。而今年上半年,桂林旅游实现营收9551.77万元,同比下滑68.21%;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1.12亿元,扣非净利润则亏损1.33亿元。

据桂林旅游2020年中报,面对疫情带来的较大负面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已采取了重构营销渠道、借助线上“云旅游”模式实现引流、通过直播加大品牌形象宣传、加大产品曝光度和旅游产品预售等措施,并调整了《境SHOW•生动莲花》特色文旅演艺项目的投资额至1.1亿元。然而,这些举措尚没能扭转公司在上半年的亏损局势。

对此,华讯投资资深分析师彭鹏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称:“除了疫情影响外,公司以往的业绩波动,受到亏损的诸多子公司影响较大,而目前的资产整合有助于公司控制亏损源头,集中力量提升景区资源的利用效能,加快发展市场前景看好的演艺项目。”

资料显示,除了丹霞温泉公司外,桂林旅游也正在推动丰鱼岩公司、资江丹霞公司、桂圳公司、罗山湖旅游公司等不盈利或亏损资产的整合与盘活。其中,桂圳公司的部分资产已在近期被公司控股股东桂林旅游发展总公司拍得。

“去年以来,公司一直在推动资产整合,对长期不能形成规模收入的项目进行剥离,”彭鹏进一步补充道,“但公司作为桂林区域旅游的资源整合与融资平台,在未来还需依靠政府和大股东的支持,加大资源整合的力度,提升企业的盈利水平。”

景区类公司上半年

事实上,桂林旅游并非唯一出现亏损的旅游景点企业。《证券日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2020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包括桂林旅游在内的11家旅游景点企业均难逃疫情冲击,其在报告期内的营收皆同比下滑了50%至85%不等。此外,除了宋城演艺实现盈利3984.83万元外,其余10家公司均为亏损状态。

《证券日报》记者在采访易观智库旅游行业高级分析师韩梦莹表示,以景区运营为主的旅游企业营收结构相对单一,主要收入来自于门票经济,不仅住宿餐饮和文创周边等业务的收入占比落后,还高度依赖线下客流。

渤海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申万休闲服务行业的全部子板块营收均同比下降,其中降幅最高的是景区板块,为-74.27%,超过了旅游综合、酒店与餐饮板块。此外,景区板块的毛利率同样为最低,仅6.1%。

对此,韩梦莹认为,于景区型企业而言,积极尝试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是很有必要的:“在当下,景区需要接受防疫常态化的情况,做好相应准备,去充分利用线上售票、线上预订入园等‘云化’做法;也可以与产业链上的优势企业进行合作,借助其现有的线上渠道做到快速入园和分流措施,或是开拓线上其他多元化业务。”

“企业也可以向文博类景点学习,在平日就做好景区独特文化的内容软实力建设,通过新媒体等渠道加深游客粘性,令线上粉丝得以被高效地转化为线下客源。”韩梦莹进一步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渤海证券研报中还提到“旅游行业在传统暑期旅游旺季期间,跨省团队旅游的恢复和景区游客限流上调等对行业复苏均有积极影响,随着国庆和中秋双节的临近,行业热度有望复苏。推荐对门票收入依赖较低,且具备异地复制能力的优质景区类公司。”